郑州市委组织部回应:逯军言行代表个人无法管

腾讯数码讯(云之外)短时间之内,下一个“革命性产品”不会到来,话虽如此,我们清楚知道这款重磅产品是怎样的:它是一款很轻的穿戴设备,可以一直在线,淡化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界线。Oculus首席科学家迈克尔·亚伯拉什(Michael Abrash)在今年4月的F8开发者大会上表示:“我们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那就是AR眼镜。”

未来会是怎样的?亚伯拉什预测说:“技术还没有到来,不过一旦出现,在未来50年里它都会成为出色的变革技术。到时我们不必带着时尚的智能手机到处跑,而是戴着时尚的眼镜。”他还说:“这些眼镜可以提供AR、VR体验,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体验,我们成天戴着设备,在生活的各种场合使用。”

有些人仍然认为,MR穿戴设备有点吹捧过高。谷歌眼镜大败而归,Snapchat Spectacles销量不好,Magic Leap头盔迟迟不来,就连Oculus自己的VR头盔也卖得不好。不过你可以换个观点看待此事,将失败视为“婴儿学步”的必然结果,未来会很好,因为所有大公司都认为AR前途光明。2018年,AR的一些“建筑模块”将会出现在手机上。作为一个新技术平台,上述产品只能算是早期努力,最终我们会看到革命性的穿戴设备降临,它会变成主流产品,变成人人必须拥有的设备。

事实上,行业已经出现一个AR“曼哈顿计划”,凡是稍有自尊的技术寡头都必须参与。因为事关未来,科技五巨头相信AR可能会是最重要的技术。

越来越多的人认为,人工现实会成为计算“第四平台”。所谓人工现实,就是说要欺骗人类的视觉、听觉器官,与数字对象和数字环境互动,就像我们坐着的家具、在我们面前走过的人一样真实。看看之前出现的三个平台,大约每隔15年就会出现一个,这些平台的出现都成为划时代事件,带来巨大的机会,让科技企业在权力榜单上重新排位。一些行业领导者陷入“创新者困境”,被错误蒙蔽双眼,结果连生存都受到威胁。所谓“创新者困境”,就是说在技术进步中成功的企业被成功限制,未能向下一个变革下注。

80年代初期,个人计算毁灭了小型计算机公司,成就了苹果和微软。到了90年代中期,互联网大爆炸,改变了无数产业的面貌,成就了谷歌和亚马逊。2007年iPhone推出,拉开移动时代的序幕,企业蓬勃发展,入场太晚的企业受到严重损害,比如微软。

在短期来说,版图被5大巨头控制,微软恢复得不错,有实力入围。这些公司如此强大,看起来未来可以高枕无忧,不用担忧。当新的技术平台浮现时,往往会强迫企业争夺,企业如果能早早发现机会,开发工具,支持新平台发展,就能成为新时代的主导者。AR就是一个新平台。有人还将AR称为最终计算平台,不过最终平台应该是脑植入技术,这种技术终会出现,只是恐怕还要等15年,甚至更久。

许多公司都在开发“后现实”眼镜,但是它们对未来的看法并不一致,沉浸应该是怎样的?大家有不同的看法。不过所有人似乎都悄悄认同一种“隐含假定”:持久的穿戴人工现实是一门颠覆性技术。因为竞争的压力太大,企业被迫发布中间产品。

虽然产品不成功,但是企业不能放弃,因为放弃的危险是它们无法承受的。看看谷歌就是一个好例子。回看谷歌的历史,眼镜是最“著名”的败笔之一。不过谷歌并没有放弃,它还在坚持。去年夏天有报道说,许多企业高度赞扬眼镜,比如制造、医疗保健企业,正因如此,如果想实地测试眼镜概念,谷歌母公司Alphabet是有优势的。

微软可能并不认同这种看法。它已经推出自己的设备,也就是HoloLens,这是一款更让人沉浸的头盔。还有一些新公司专门开发AR技术,比如Magic Leap,它的技术有望打破当前科学的限制。亚马逊苹果肯定也想成为新技术的领导者。

看看苹果的专利,就会发现一些线索。月初时,亚马逊加入进来,它推出新的AWS服务,帮助开发者开发AR/VR应用。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到预览版服务,有了新服务,非VR专家也可以创造“场景”,在各种设备上运行,比如Oculus、Gear、Daydream。亚马逊给服务取了一个名字,叫作“Sumerian”,根据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取名,由此可以看出,亚马逊深信自己在电商领域的统治力将会扩散到人工世界。

虽然我们在等待终极AR眼镜的到来,不过2018年的AR技术只是将信息层叠加在现实图像之上,而现实图像来自手机摄像头。苹果、微软、谷歌、Facebook都为开发者提供深度工具,帮助他们用这种方法开发App。

所有努力都只是测试,最终目标是开发眼镜,可以永远在线的眼镜,能够让真实世界与数字信息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。新技术无疑会给我们的社会造成巨大影响,但从某些方面看,新技术又会带来麻烦和危险。后果如何?可能还要等5至15年才会开始争论。在全球的秘密实验室内,技术寡头和赶超崇拜者正在努力工作,开发新计算技术,这门技术戴在脸上。不论你喜欢或者讨厌,科技的下一个战场就是你的“视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