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一票否决耶路撒冷草案

6年多来在安理会首行否决权 再次陷入“孤立”境地

联合国安全理事会18日投票表决涉及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议草案,美国投下唯一否决票,表决结果14:1。再一次,美国因耶路撒冷地位问题陷入“孤立”境地。

“侮辱”还是“一意孤行”?

当天表决的决议草案由埃及起草,旨在推翻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。美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否决,致使草案未获通过。

这是6年多来,美国首次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。

依多家媒体判断,“一意孤行”,已使美国“陷入孤立”。

然而,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?黑莉另有说法:“难堪的不是我们,而是其他安理会理事国。”

她声称,表决是对美国的“侮辱”,否决草案“不仅为维护美国行使主权(的权利),更为维护美国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的角色”。

表决刚结束,巴勒斯坦外交部长里亚德?马勒基就表示,将寻求召开联合国大会紧急特别会议。联合国大会上次召开类似会议是2009年1月15日,以加沙局势为主题。

根据《联合国宪章》设立的规程和规定,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与联合国大会决议有所不同:前者具有强制性,相关国家必须接受并履行;后者具有政治影响力,但没有法律约束力。

希望在联合国大会寻求表决的还有土耳其。土外交部发表声明:“美国在投票中受到孤立,是它有关耶路撒冷决定非法的具体表现。”声明说,华盛顿就这一议题已“丧失客观性”,美国的否决票使安理会“无法作为”,安卡拉对此不予容忍。

埃及外交部发表声明,承诺阿拉伯国家继续密切磋商,评估局势、决定下一步“如何走”。

“大礼”还是“魔盒”?

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之一。以色列在1967年中东战争以后吞并东耶路撒冷,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“永久、不可分割的首都”。巴勒斯坦坚持要求把东耶路撒冷作为巴方首都。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耶路撒冷的主权归属以色列。

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政策是,耶路撒冷地位须由巴以谈判确定。因此,特朗普一反常规、宣布有关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后,引发多国抗议。巴勒斯坦示威者和以色列安全部队已在约旦河西岸、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发生数起小规模冲突。

博联社总裁、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说,特朗普彻底抛弃美国在巴以和谈中相对中立和超脱的传统,至少会造成三方面负面影响。

“首先,美方举动会招致国际舆论普遍抨击,惹怒绝大多数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;其次,巴以冲突将重新‘炒热’,中东和平进程再遇挫折;第三,此举将进一步刺激中东乃至全球范围内反美、反以和反犹激进思潮。”

他认为,不排除包括沙特阿拉伯、约旦、埃及等国政府与美方有“私下交易”的行为,但来自民众层面的巨大压力,或将倒逼政府作出强硬表态。“这种压力会对这些国家与美国的合作、甚至对美国国际战略的配合造成巨大冲击。”

安理会表决后,以色列总理本雅明?内塔尼亚胡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一段视频,感谢美方作出的决定。马晓霖认为,“这种不利于长久、公正解决巴以问题的‘大礼’,对以色列未必是福音”。